兰新高铁“贝斯特摄像机”:日均9千余人体验“极速生活”

中新网兰州4月3日电(记者 冯志军 杨艳敏)截至4月4日,中国首条高原高铁兰新高铁开通运营已满100天。据统计,兰新高铁开通以来全线发送旅客突破94.86万人次,日均发送旅客9486人,单日发送最高纪录为13483人。

“现在动车开到了家门口,回家说走就走,又快又方便,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常年在新疆鄯善种植葡萄的甘肃农民赵玉莲对串联起千里乡愁的兰新高铁赞叹不已,“以前春运期间要彻夜排队买贝斯特娱乐城票,有时候剩下无座票得一路站到兰州。现在乌鲁木齐到兰州不到12个小时,早上坐车,晚上就到家了。”

全长1776公里的兰新高铁贯穿甘肃、青海、新疆,全线设39个车站,是世界上一次性建设里程最长的高铁。兰新高铁设计最高时速为250公里,从兰州出甘到达西宁、乌鲁木齐的列车运行时间缩短近一半。

2014年12月26日上午,中国首条在高原、高海拔和戈壁荒漠地区修建的高速铁路兰新高铁全线开通运营。这标志着地处西北内陆的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开启朝发夕至的“高铁生活”。

兰州铁路局3日称,兰新高铁开通以来的100个日夜里,经受住了2015年第一个春运大客流的考验,全线路基、桥梁、隧道等基础设施状态良好,列车运行安全平稳,服务质量明显提升,不仅满足了旅客“安全、方便、温馨”出行的要求,而且助推了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段建设。

兰新高铁穿越的河西走廊,旅游资源十分丰富。这里有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古道驼铃、清泉绿洲、祁连雪峰等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高铁疾驰在大西北,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和生活方式,还带火了旅游经济,形成了朝出晚归的‘一日生活圈’。”兰州铁路局运输处总工赵周说。

兰新高铁开通伊始,从中嗅到商机的甘肃张掖一企业职员唐正永在沿线开办了一个集吃、住、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经济实体,欲借助“高铁”巧打旅游经济牌。他说:“乘坐高铁出行渐成越来越多民众的首选,一路还可享受山丹马场、张掖丹霞地貌、门源油菜花等风景,旅途时间也大幅缩短。”

甘肃康辉国际旅行社李经理介绍,随着兰新高铁的开通,到甘肃旅游的散客明显增长,特别是到山丹、张掖、嘉峪关三日游的人数明显增加,他们也适时开启了针对兰新高铁的旅游线路,吸引更多游客到甘肃旅游,把甘肃最美的旅游资源推介到全国。

兰州铁路局表示,兰新高铁的开通运营以来,甘、青、新铁路沿线已产生以高铁为依托的“高铁经济”效应。如张掖市依托旅游资源,将兰新高铁作为拉动经济的引擎;玉门依托高铁,大力发展风电经济;嘉峪关围绕长城打造新的旅游增长极,成为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重镇。

据介绍,兰新高铁作为新疆、青海、甘肃与内地联系的主要铁路通道,不仅实现了新疆等西部地区与内地的快速客运连接,而且使既有兰新铁路货运能力得到2倍以上的释放,其年运输能力达到了四亿吨以上。

有专家指出,这将进一步拓宽新疆、甘肃、青海三省区及中亚等地煤炭、苹果官网棉花、瓜果等优势资源的运输通道,使资源优势尽快转化为经济优势,成为助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新引擎。(完)

数学教育中国并不“贝斯特摄像机”于欧美

2008年的论文《中美初中数学教材难度的比较研究》从知识含量、推理、运算、背景、探究多个维度,通过难度公式系统比较了中美典型初中教材的难度。

结果显示,和人教版教科书相比,美国的教科书在代数上的内容难度显著高于中国,在概率统计等实践性较强的分支差距更为明显。在几何上内容难度相差不多。之所以产生中国教材难而美国教材简单的印象,一水果老虎赌博机方面在于之前用于比较的教材比较陈旧,另一方面在于中国的“习题”难度更高,同样的知识点出题更难,而不是在知识深度上有更多要求。这在数学教育比美国初中多出将近1/3课时的基础上才能做到。

另外,根据论文《中英高中数学教材概率与统计内容的比较研究》,英国的A-Level基础数学科目,有专门的概率统计教材与考试。其中涉及到的泊松分布、中心极限定理等内容在中国的高中数学教材中也鲜有提及;对正态分布的介绍与应用标准也高于中国教材,考试难度要求也比较高。

中国学生引以为豪的运算能力的确强过美英的学生。但这也部分出于教育理念的差距。美国和英国的数学教育并不排斥、甚至鼓励使用带编程的计算器进行运算。因为美英对数学的看法更强调其解决实际问题的方面,并不特别看重运算技巧。例如,中国的教科书中使用计算器、网络等综合手段解决实际问题的案例并不多。以高中教科书贝斯特摄像机为例,使用计算器的例题不超过2.4%,而美国超过13%,使用互联网不超过3.6%,而美国超过40%。

这种教育理念的差距一方面体现为中国学生超强且牢固的技能,另一方面也使得他们在“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设计整体解决方案”上不如英美学生。Edward等人1997年的研究认为,中国学生提出问题的能力明显低于解决问题的能力,也低于美国学生提出问题的能力。中科院博士生导师胡卫平教授2004年发表的研究指出,除解决问题一项能力之外,中国学生在发现问题能力、想象能力、实验设计能力、技术开发能力、产品改进能力和应用能力的得分都低于英国学生。

根据“国际数学与科学技术教育成就去势调查”(TIMSS)的数据,台湾学生在数学上有信心的比例学生显著低于国际平均,在个别年级甚至是倒数第一,而美国学生普遍对数学乐观。PISA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每年都进行的针对15岁~16岁学生在数学、阅读和科技等学力进行的广泛测试。PISA的调查发现,上海学生每周课内课外的学习时间大致为35小时,超过美国和芬兰10小时以上。换言之,华语区学生的数学应试能力和计算能力很强,但这是以丧失学习信心和增加高强度的学习时间为代价的。

进入高等教育阶段,中国的数学学术环境很难和国外比肩。有两位获得沃尔夫奖的华裔数学家:陈省身和丘成桐。其中陈省身在民国完成数学教育,在美国普林斯顿完成其最主要学术著作,丘成桐的本科以上数学教育和主要学术贡献都在美国完成。去年因为在解决孪生素数难题上做出开创性贡献而名声大噪的中国数学家张益唐,在北大完成本科教育后就去美国继续深造、研究。他在采访中明确表示,假如自己留在中国,“绝对不可能”取得如此的数学突破。

以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IMO)为例可以一窥中国高端数学领域的浮躁风气:IMO是历史最悠久的中学水平学科竞赛,目的是培养和促进青少年对数学兴趣。国外的IMO获奖者中有很多最终都在数学上做出极大成就,例如俄罗斯/前苏联九位菲尔茨奖获得者中,有五位拿过IMO奖牌;著名澳大利亚华裔数学家陶哲轩2015全新华为手机官网参加过三次IMO,全部有所斩获,他在2006年获得获得菲尔茨奖。

中国自1985年开始,几乎次次不落参加国际数学奥赛,并且成绩很好。截至2008年,中国在国际奥赛上获得超过130枚奖牌,其中超过100枚是金牌。但是其中没有一位菲尔茨奖或阿贝尔奖获得者——这两个奖项被认为是数学界的诺贝尔奖,是青年数学家的最高荣誉——连从事数学行业的人数都寥寥无几。这和中国采取组建奥赛“国家队”、获奖保送名牌大学等手段将IMO过度竞赛化、功利化不无关系。

数学教育中国并不“贝斯特摄像机”于欧美